出版印刷行业如何谋发展?「虎彩」选择了这样一条路

  在信息化时代,数字化工业、数字化城市、数字化服务都凭借着互联网优势得到了高速发展。印刷行业也在数字化时代迎来了新的变革,数字化印刷的出现,一方面为印刷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但也向传统印刷发起了挑战。面对数字化印刷的发展,与来自电子图书的跨界狙击,“内忧外患”的印刷业正在重新寻找自己的定位。

  北京虎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简称“虎彩”)注册于2013年1月,是虎彩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公司以数字化出版印刷为主营业务,主打按需印刷生产业务模式,为B端与C端提供订制化印刷服务。

  虎彩所经营的数字化印刷在今年来发展迅勐,据相关市场报告显示,我国印刷厂数量今年有望突破20万,总营业额达1500亿,其中数字印刷占比已接近7%的市场份额。虎彩云印总经理李页表示:“在未来的市场中,数字印刷有着非常具有潜力的发挥空间。随着图书品类的增加,人们对印刷的需求正在逐步从同质化向个性化转变。从前的‘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已经变成了‘一千个人手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译本》’。个性化需求的增长为数字化印刷的发展提供了生长的土壤。”

  本文图片来源于虎彩传播,经授权使用

  目前传统印刷主要存在两方面痛点,即库存痛点与断版痛点。

  传统印刷主要流程需要先制版,然后才能进行印刷,对于印刷品而言,制版成本较高,一般需要较高的起印量才能维持成本,而这样做的后果会造成库存囤积,占用成本等问题,大大增加了出版物的隐性成本和图书销售风险。

  而对于已经售罄,后续市场需求又不大的图书,往往因为无法大批量印刷,而成为断版图书。根据当当网李国庆在采访中表述,目前当当网因断版图书造成的缺货问题,估计每年损失销售额超40亿。

  数字化印刷的一大优势就在于可以“按需印刷,一本起印”。通过小批量印刷服务满足客户需求,优化社会资源配置。为发挥数字印刷的优势,虎彩除了面向出版社和教育机构的定制化服务,更是在系统的研发对接,供应链资源为客户的赋能上做了很多创新尝试。

  本文图片来源于虎彩传播,经授权使用

  当前课外教育机构呈现长尾化市场,依托于地域优势的小型教育机构数量庞大,而每一家教育机构都有自己的特异化印刷需求,甚至为每个学生提供人手一册,册册不同的个性化教材习题。“我们为学生提供差异化的错题集印刷服务。每个学生的错题都是不同的,教育机构采集数据后交由我们进行印刷,能够实现为每一位孩子量身定做的打印错题集,这是传统印刷行业难以想象的。”李页介绍到。虎彩顺应这样的市场变化,用工业化生产的模式,解决个性化定制的需求,大大降低教育机构印刷成本。对于大型教育机构而言,教育细分到各个科目,各个阶段,所需教材内容也不尽相同,虎彩提供按需印刷服务,正是解决教材库存堆积的问题。

  数字印刷也有自己的短板,在面临大批量印刷需求时,传统印刷成本上是更占有优势的。虎彩利用产能和设备自动化上的优势,相较于小批量数字印刷企业有一定成本竞争优势。数字印刷本身面对大量印刷需求而言,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而数字印刷能够在当前市场占有一定份额主要原因还是在于传统印刷与数字印刷的市场定位不同。传统印刷以量取胜,更适用于对的印刷品有大量需求的市场,而数字印刷的市场则强调个性化服务,主要是印品需求集中但差异化高的行业。

  如何发挥自己在印刷业的长处是传统印刷和数字印刷都需要思考的点。

  本文图片来源于虎彩传播,经授权使用

  对于虎彩而言,深知数字印刷市场小而散的特点,一方面积极与教育机构进行深度资源合作,逐步扩大在教育市场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广泛的利用互联网渠道,加强与平台和大数据的建设,突出差异化的服务理念;此外,虎彩在华北、华东、华南分别建设了三个现代化数码生产基地,业务网点辐射全国20多个主要城市,以“一本起印,两日制作,三日送达”为标准,服务更多更广的用户市场。

  2020年上半年,在疫情的影响下,虎彩出版事业仍实现破亿营收。李页表示:“随着互联网技术与工业物联网的发展,用户个性化需求的不断升级,虎彩云印着眼按需印刷市场,在未来的文化教育产业一定会有所贡献,让印刷走进千家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