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控“埋雷”、资产质量承压 民泰银行如何自救?

  近日,浙江民泰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泰银行”)风波不断。

  7月31日,宁波银保监局再次对民泰银行开出百万罚单。该行宁波分行因“通过各种不正当方式吸收存款”等四类违规行为被处罚款205万元,并责令该分行对相关直接责任人给予纪律处分。

  7月23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则二审裁判文书显示,民泰银行萧山支行行长合伙违法放贷约7.4亿元。无独有偶,5月27日,另一则二审刑事判决书中指明,民泰银行瓜沥支行原副行长利用职务之便骗取银行资金合计超过40亿。

  民泰银行是台州地区三家城商行之一,专门从事小微信贷业务,但与其他本土城商行相比,发展相对缓慢。此番接连发生的违规案件更是暴露了其在内部监管上存在的漏洞。

  近期披露的中报显示,民泰银行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3亿元,同比增长1.78%;实现净利润4.46亿元,同比增长38%;截至6月30日,不良贷款率1.7%,较年初略微上升。

  屡屡违规被罚

  此前,民泰银行就因涉巨额骗贷案引起了广泛关注。2015年,民泰银行瓜沥支行原副行长利用票据诈骗,骗取银行资金约13亿元,私刻印章骗取银行资金29亿,涉案金额合计超过40亿。

  无独有偶,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布一则二审裁定书(2018)浙01刑终1018号,披露了民泰银行萧山支行违法放贷一案的细节。

  根据裁定书显示,2012年年初至2015年期间,民泰银行萧山支行行长沈新军伙同11名员工里应外合,以“不进行贷款调查”“让贷款人在空白贷款材料上签名捺印”“虚构贷款理由”“伪造销售合同”“伪造收款收据”“不实质审核贷款资料”等多种手段违法放贷7.38亿元,而目前仍有7.2亿元贷款尚未追回。

  据刑事裁定书显示,此次违法放贷共涉及不符合贷款条件的333个单位或个人。

  借款人贷前资质审查、相关合同印章的确认等环节,都是行业内避免坏账风险的基本措施,民泰银行漏洞百出的风控审查以及内部监管体系,令人难以置信。《投资者网》就尚未收回贷款的处置情况和追索进展向民泰银行求证,未获得有效回复。

  因上述案件,去年11月13日,民泰银行连续收到银保监会3张罚单,受罚对象为民泰银行萧山支行,以及该支行前行长沈新军、业务二部总经理吴强。其中沈某新军、吴强被终身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民泰银行杭州萧山支行被处以195万元罚款。

  7月31日,宁波银保监局再次对民泰银行开出百万罚单。该行宁波分行因“通过各种不正当方式吸收存款”“违规向地方政府提供债务融资”“贷款五级分类不准确”以及“违规处置不良资产”四宗罪被处罚款205万元,并责令该分行对相关直接责任人给予纪律处分。

  不良率居当地城商行首位

  民泰银行是台州地区三家城商行之一,区域基因明显,前十大股东中有8家为温岭市当地企业。

  与泰隆银行、台州银行一样,民泰银行也是专门从事小微信贷业务,全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占各项贷款余额的80%以上。但与另两家相比,民泰银行近年来发展却不尽如人意。

  息差、中间业务收入和投资收益是银行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对于依靠小微信贷业务起家的城商行来说,信贷业务收益稳定且利差高,而依赖投资收益稳定性较差。

  民泰银行的盈利却主要依靠投资收益。2018年民泰银行的投资收益一度占营收的46.5%,2019年为34%,占比有所下降。而泰隆银行、台州银行2019年投资收益占比均不超过20%。

  从经营效率来看,2019年,泰隆银行人均创收、人均创利分别为97万元和32万元;台州银行人均创收、人均创利分别为96万元和39万元;而民泰银行人均创收81万元,人均创利仅13万元,均处于当地城商行末位。

  在因违法放贷行为频频受罚的同时,民泰银行的贷款质量也有所下滑,二者不可避免地互为因果。

  近日,民泰银行发布2020年中报,截至6月30日,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7%,较年初略微上涨。2017―2019年不良率分别为1.57%、2.41%和1.68%。而泰隆银行、台州银行2019年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1%和0.65%。不良贷款率位于台州本地城商行首位,意味着民泰银行的信贷资产质量堪忧。

  相应地,该行贷款损失准备显现增加态势,该数据2017年―2019年分别为18.70亿元、23.07亿元和27.30亿元,2019年较2017年增幅近50%。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民泰银行拨备覆盖率一度跌到118.73%,低于监管最低要求。尽管2019年拨备覆盖率回升到168.95%,但仍徘徊在监管红线附近。

  资本充足率困局难解

  根据银保监会披露数据,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4.53%,较前一季度下降0.12个百分点;中小银行资本充足率水平则更低,城商行只有12.65%,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中小型商业银行仍面临着较大的资本充足压力,民泰银行也不例外。根据近年年报显示,民泰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不断下滑:2017―2019年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83%、11.63%和11.45%;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14%、9.78%和9.2%。

  中报显示,截至6月30日,该行已成功发行四期金额共计35亿元含有减计条款的二级资本债券。受发行二级资本债的影响,民泰银行中报披露的资本充足率为12.15%,较年初略有上升。

  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等多种途径可以实现非一级资本的补充,而中小银行核心一级资本的补充渠道仍相对匮乏,主要方式有IPO、增发和发行可转债。

  截至今年6月末,民泰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79%,较年初下降0.41个百分点;核心一级资本率为8.79%,较年初下降0.38个百分点,2017―2019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12%、9.75%和9.17%。

  核心资本承压仍是民泰银行要面对的难题,《投资者网》就有无增资或上市计划向民泰银行求证,未获得回复。

  日前央行研究局课题组发文称,由于我国金融周期与经济周期不完全同步,不良贷款风险暴露存在一定滞后性,加之疫情以来银行业对企业实施延期还本付息等政策,在资产质量承压情况下,后期银行恐面临更大的不良贷款处置和资本消耗压力。“不排除年内出现银行利润增速零增长或负增长的可能。”

  标普信评在报告中写道,由于新冠疫情对宏观经济造成了较大负面影响,银行业整体资产质量将承受下行压力。

  资产质量承压,风险将进一步侵蚀利润,不良贷款率短期难言见顶,民泰银行化解资产质量困局任重道远。(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