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兴生物曾被警示 竞争对手是股东兼客户

  “爱拼才会赢”,是许多年轻人挂在嘴边的slogan。因为年轻,一切都可以尝试。

  不过,这也不是年轻人独有的专利。《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了一家有意思的公司:一家准备IPO的企业,员工有700多个,但基本上是60后、70后,这些“老人”数量高达500多,占比七成以上。然而,就是这样一群人,正带着公司冲向A股市场。

  日前,扬州日兴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日兴生物”)宣布,拟主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4152.1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老兵”聚集地

  据了解,日兴生物主要从事蒽醌类产品、氨糖类产品及其他精细化工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7年-2019年(下称“报告期”),日兴生物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3855.59万元、49947.78万元、63869.66万元,净利润分别为5028.13万元、9078.11万元、17481.31万元。

  在上述时间段内,日兴生物的业绩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净利润的年均复合增长率更是达到了86.46%。

  记者查询发现,日兴生物能实现上述业绩,离不开公司的一群“老兵”。

  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日兴生物的员工人数分别为651人、678人、707人。2019年,日兴生物40-49岁区间的员工人数为247人,50岁以上的员工人数为295人,两者合计占当期员工总数的76.67%。

  也就是说,日兴生物超过七成的员工年龄都超过40岁,是一群60后、70后的“老兵”。

  股权疑云

  据了解,日兴生物成立于2004年,由高邮市兴旺塑料制品厂(张华林设立的个人独资企业)与龙华秋(日本籍)出资设立,彼时日兴生物的企业性质为外资。

  2007年10月30日,高邮市兴旺塑料制品厂与龙华秋分别将其持有的股权转让给乔文荣、张华林,转让价为1元/注册资本。彼时,日兴生物的股权构架为张华林持股88.8%、乔文荣持股11.2%,同时企业性质由外资变更为内资。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2007年11月25日,张华林将其持有日兴生物全部的股权转让给了日兴生物的控股股东和实控人张超,转让价格为1.29元/注册资本。据悉,张华林是张超的姑父。

  令人疑惑的是,日兴生物的每注册资本的价格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由1元/注册资本增长至1.29元/注册资本,增幅为29%,其转让价公允吗?

  除此之外,2015年7月,乔文芳以1元/股的价格入股日兴生物,而乔文芳是张超的母亲。

  2015年9月,乔文荣将其持有的日兴生物的股权分别转让给创丰昕文、创丰昕舟、上海创丰昕汇、嘉兴汇诚投资有限公司、凯腾智臻;张超将其持有部分日兴生物的股权分别转让给李权、嘉兴汇诚投资有限公司,上述的股价转让价格均为5元/股。

  那么,为何短短2个月的时间,日兴生物的股权价格相差巨大?同时,乔文芳与乔文荣是什么关系?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从上述的情况来看,乔文芳与乔文荣极有可能是兄妹或者姐弟的关系,而2015年9月发生的股权转让,极有可能是张超一家在套现。

  特殊的竞争对手

  除了上述情况之外,记者还发现,日兴生物的一些竞争对手,还是公司的股东或是客户。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1月,日兴生物在新三板挂牌,随后海翔药业(行情002099,诊股)通过股转系统获得日兴生物18.18%的股权。2017年9月至10月,海翔药业将其持有日兴生物的全部股权转让了出去。

  需要指出的是,海翔药业是生产特色原料药、制剂以及精细化学品、染料及染料中间体的上市公司。也就是说,海翔药业与日兴生物互为竞争对手。

  虽然互为竞争对手,日兴生物与海翔药业却有业务往来。

  2017年,日兴生物向台州市振港染料化工有限公司产生的销售收入为7539.75万元,向盐城市瓯华化学工业有限公司产生的销售收入为2125.73万元。

  需要指出的是,天眼查显示,台州市振港染料化工有限公司的股东为台州市前进化工有限公司(持股90.73%)和海翔药业(持股10%),同时台州市前进化工有限公司为海翔药业全资子公司。

  也就是说,日兴生物向台州市振港染料化工有限公司产生的销售收入实际上是向海翔药业销售。

  以同样的方式进行股权穿透,海翔药业持有盐城市瓯华化学工业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换言之,日兴生物2017年向海翔药业产生的销售收入为9665.48万元,而海翔药业也正是日兴生物2017年的第一大客户。

  综上所述,海翔药业曾担任着日兴生物的股东、竞争对手、第一大客户等头衔。

  除了海翔药业之外,日兴生物还有一家竞争对手也是其客户。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2019年,日兴生物向江苏亚邦染料股份有限公司连云港(行情601008,诊股)分公司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650.86万元、4491.76万元,而江苏亚邦染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苏亚邦”)连云港分公司分别位列日兴生物的第五大客户、第三大客户。

  需要指出的是,江苏亚邦主要从事纺织染料及染料中间体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也就是说,2018年-2019年,日兴生物均与竞争对手江苏亚邦在合作。

  被警示

  记者还注意到,日兴生物曾被证监会出具过警示函。

  2019年5月,日兴生物就已经向证监会提交了申报材料,欲主板上市。然而,2020年7月,日兴生物又再次向证监会提交了申报材料,欲主板上市。

  也就是说,在上述时间段内,日兴生物曾撤回过申报稿,而此次提交材料,是其第二次开启IPO之路。

  那么,为何日兴生物要撤回申报稿?

  记者查询发现,2020年4月,日兴生物被证监会出具了警示函。警示函指出,公司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部分客户销售回款资金来源于发行人、关联方及供应商,部分业务会计处理不准确,财务系统日志中存在大量删除、修改记录,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实际控制人向核心技术人员转账,未披露第三方回款,成本、费用相关内控不健全等问题。

  那么,日兴生物是否是因为证监会的警示函才撤回申报稿?

  此外,上述证监会出具的警示函还显示,日兴生物存在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实际控制人向核心技术人员转账的情况。

  然而,记者在此次日兴生物新提交的申报稿中,搜索关键字“转账”、“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均提示搜索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