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迪乳业公开大股东百余次占用资金明细 会计师对持续经营仍存疑虑

  由于多笔违规担保以及大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曾一手打造了网红小白奶的科迪乳业(证券简称:ST科迪(行情002770,诊股);证券代码:002770,SZ)成为了监管机构的重要关注对象。

  在经历了2019年的欠薪、欠奶款和停产风波后,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也持续受到会计师方面的质疑。

  8月8日,科迪乳业对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正式展开回复,首次曝光了控股股东科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迪集团)在2019年百余次占用公司资金的明细。尽管科迪乳业称,大股东预计在一年内完成清偿,但第三方会计师和律师均表示“无法判断”这一承诺事项。

  此外,科迪乳业在回复公告中自认,公司因资金链紧张,自2019年四季度末开始拖欠工资、税收、电费等生产经营支出,公司还曾在去年出现卖奶牛还奶款的情况。会计师方面补充表示,截至目前,其无法消除对科迪乳业持续经营能力不确定性的疑虑。

  

大股东偿还占用资金能力存疑

去年8月,一场奶农的集体要账让科迪乳业的资金困境浮出水面。自称手握十几亿元现金存款,却还不上牧场供应商不足1亿元奶款,科迪乳业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来自证监会的立案调查也火速到来。

  伴随公司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以及一份内部控制评价报告,科迪乳业首次承认了科迪集团在2019年非经营性占用公司及子公司资金的情况,累计发生额为66.57亿元,期末余额为18.65亿元。此外,科迪集团还以科迪乳业的名义,多次对外提供担保,这一自曝也让公司资金困境的原因昭然若揭。

  8月8日,科迪乳业对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姗姗来迟,再度将大股东的资金占用明细进一步公开。

  记者梳理发现,2019年,科迪集团对科迪乳业共发生超过一百次占用资金情况,其中最大的一笔发生在2019年7月1日,金额达16.27亿元。此外,科迪集团对上述近20亿元的资金占用情况,实际从2019年初便已开始,而在证监会展开立案调查之后,科迪集团方面依旧在持续、多次占用公司资金。

  对于这一情况,科迪乳业表示,受金融大环境及股票大幅缩水等因素影响,科迪集团出现流动性危机,从而形成非经营性借用公司资金。

  工商信息显示,科迪乳业董事长张清海为公司及科迪集团的共同实控人和科迪集团的实控人。截至今年3月末,科迪集团和张清海个人直接持有科迪乳业的股份已被全部质押。而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公示内容,自2019年4月起,科迪集团及张清海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科迪集团的资金现状目前仍不明朗,但科迪乳业在回复公告中表示,科迪集团承诺将使用现金、资产及无形资产在一年内偿还占款。

  不过,会计师方面的回应却为科迪乳业的自信泼了冷水,其表示,“受到会计师审计程序的限制,我们尚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证明科迪集团可以按照偿还款项计划的约定内容履行。”

  在违规担保方面,会计师补充道,因无法对除科迪乳业公司以外的单位执行满意的审计程序,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证明其他担保方具有足够偿债的能力。

  

会计师: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仍存疑虑

控股股东的资金占用直接引发了科迪乳业的资金困境,亦使得公司经营受到严重影响。

  年报显示,科迪乳业在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5.66亿元,同比减少55.99%;净利润为-1.75亿元,同比减少235.51%。其中,公司2019年第三、第四季度营业收入、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和现金净流量较上半年有明显下滑,第四季度营业收入直接降为负值。

  科迪乳业解释称,因下半年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题,致使公司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第四季度,公司几乎处于半停产状态,导致营业收入减少、业绩大幅下滑,单位成本提高,毛利率减少,现金流明显下滑。

  而根据年报中的应付账款余额,报告期内,科迪乳业应付职工薪酬余额为0.28亿元,同比增长79.09%;应付利息余额为0.41亿元,同比增长5386.67%。对此,科迪乳业在回复公告中自认,的确存在曾拖欠职工薪酬等情况,但目前已经逐步得到解决。

  记者梳理科迪乳业2015年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了解到,公司部分募集资金将用于新建自有养殖基地,预计新增奶牛存栏10000头左右,自有养殖基地奶牛存栏数将达到15000头以上。

  但在资金压力下,科迪乳业不得不走向了“卖牛还账”的境地。2019年末,科迪乳业生产性生物资产同比减少83.11%至1061.67万元。公司表示,因生产经营需要,淘汰了一批奶牛,用于偿付所欠奶款。报告期末,科迪乳业奶牛存栏量仅为767头。

  对于奶源和奶款的解决方案,在不久前科迪乳业召开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中,张清海表示,公司正积极采取措施化解遗留奶农问题,通过交100万元原奶,奶款当月支付,另归还20万元旧欠款的方式,逐步化解遗留问题。

  对于未来的经营发展,科迪乳业依然表示乐观。公司在回复公告中称,公司从2020年元月份开始,生产经营已好转,不会对公司持续经营造成影响。

  对此,会计师方面仍然维持了消极态度。其表示,审计期间,公司处于经营状态,生产经营并没有停滞,但由于受资金短缺的影响,产量较以前下降。公司目前的运营模式与经销商达成供货付款进料的链条,计入当期成本费用中的工资正常发放,对前期挂账逐次支付,产量、销量逐步回升。但是,截至目前,仍无法消除会计师对持续经营能力不确定性的疑虑。

  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行情000681,诊股)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