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也恐慌了?割肉走人!今年已亏损3255亿元

      活久见!成了今年巴菲特的语言标签,那是3月9日、3月12日美国三大股指今年发生第二次熔断之后,这位今年90岁高龄的,一向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见过波澜壮阔的老爷子不仅感慨,“我活了89岁,也没见过这种场面”。国内善于归纳总结者就把“活久见”,这是看上去不是那么阳光灿烂的“标签”,毫不客气地贴到了的巴菲特肩上,这实质上是对市场残酷性的另一种表达,但市场比预计的更残酷,“活久见”又再见,3月16日、3月18日又发生了2次熔断。不难想到一个画面,这位老爷子深陷在阳台的沙发里,透过阳台凝重地望着远方,一杯冰凉咖啡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这位老人在想什么呢?想美国出乎意外的新冠肺炎疫情?想投资股票的巨额亏损?想价值投资理念怎么把握好尺度?也许都是,也许至少是。

      先看看年后巴菲特投资的股票的表现。

      3月18日,今年美国三大股指第四次熔断之后,巴菲特的股票投资组合一个月已损失约802亿美元,跌幅为32%,相当于巨亏5600亿元,几乎相当于上周五A股收盘后两个中信证券(行情600030,诊股)的市值,相当于3个半中国联通(行情600050,诊股)的市值。

      数据显示,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公司尤其钟爱银行股,去年第四季度前十大持仓股分别是:美国运通18.7%,苹果5.7%,美国银行10.7%,纽约梅隆银行9.0%,可口可乐9.3%,达美航11.0%,摩根大通1.9%,穆迪13.1%,美国合众银行9.7%,富国银行8.4%。

   

      但这些银行股并没有给股神面子,清一色的大幅重挫。美国银行跌幅为42%、富国银行跌幅46%。

      更糟糕的是,高手死于抄底,连巴菲特都没躲过去,在三次熔断前,巴菲特还分别在2月27日和3月3日,增持了达美航空和纽约梅隆银行。投资逻辑是清晰的,看好整个行业,并认为,“这会在未来给他带来不错的回报。但现实不给留一点情面,新增持的两家公司,股价跌幅都超过20%。

      再看看4月份,巴菲特一改三月份抄底看多,而是见好就收。开始抛售股票,巴菲特也恐慌了,事实就在那,谁也不能视而不见。

      从标普500的指数看,从3月23日最低点2191点,到上周五收盘2789点,已经反弹27%。

   

      反弹也许就是好的抛售机会,伯克希尔一点也不客气,4月4日,伯克希尔已经出售了其持有的约18%的达美航空公司的股票以及4%的美国西南航空公司的股票。这三月新增的股票,在手里还没捂热乎,这两家公司,股价跌幅都超过20%。

      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公布的文件显示,4月7日和4月8日,伯克希尔共出售了价值3000多万美元的纽约梅隆银行的股票。此前在3月初美股暴跌之际,巴菲特曾增持了3.59亿美元的纽约梅隆银行。该股年内跌幅25.7%,巴菲特在该股至少已经损失了10亿多美元。高买低卖,抄底“失荆州”。

      标普500反弹了27%,巴菲特的亏损也相应减少,截至上周五,伯克希尔已经从3月18日的802亿美元,减少到465亿美元,折合成人民币亏损3255亿元,占其股票持仓的19%。相当于A股格力电器(行情000651,诊股)市值,仍大于中信证券2900亿元市值。

      从这两个月投资变现来看,巴菲特显然坐不住了,出尔反尔,3月份看好增持,4月份自己打脸,看空抛售。巴菲特显然“看走眼”。

      翻看巴菲特的投资历史,他也只有在2001年、2008年以及2020年有过亏损,而这三个年份都有不可抗拒的重大的外围因素。“我希望持有一只优质的股票,直到永远。”的价值投资的代表巴菲特似乎总是踏进了同一条河流,跌倒了又一次跌倒了。显然巴菲特也非完人。

      看看另外两位大师是如何抓住危机“一夜暴富”的,也许对丰富和发展价值投资理念是十分裨益的。

      去年10月低,橡树资本的董事长创始人霍华德路马克思来到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做演讲。在演讲中,他说他的一生之中只做了5次大的交易,其中一次就是对2008年金融危机准确判断。在资产价格低点时,连续15周大笔买入优先级债券。判断的重要依据是:了解历史,根据逻辑做出判断。在演讲中他与参会者分享了马克路吐温的一句至理名言:“历史不会重复,但是会惊人的相似”。

      摄影:张志伟

      摄影:张志伟

      今年4月6日,霍华德路马克斯更新备忘录:现在买入是不是太早了?市场可能进一步下跌,我的回答是:不。

      这一次,霍华德路马克思的“连续15周的买入”也许又来了,为什么霍华德路马克思如此坚决,与巴菲特的摇摆迥然不同,其中的味道,值得细细品爵。

      再看另一位大师,《原则》一书作者,桥水基金的创始人达利欧。喜欢通过计算机运算数据,提出决策方案的达利欧,在系统中纳入“萧条计算指标”,正是这一指标,显示2007年一场债务泡沫指标即将发展到崩溃点,依次为依据,准确预测了2008年发生的金融危机,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危机全球蔓延,而桥水旗舰基金业绩增长却超过14%。

   

      摄影:张志伟

      而本次新冠肺炎发生引发的市场大幅调整之前,桥水基金已经拿出20亿美金做空,赚的盆满钵满,也应在预计之中。桥水基金的神奇计算方法是怎么构建的,又结合另外的哪些因素做出了精准的判断,这是不是也值得巴菲特研究。

      “法有定论,而兵无常形”。选定优质股票长期持有,是一种很好的理念,准确判断危机,一口吃成个胖子,不是也挺好。大的回撤,特别是危机带的巨大回撤,则是对价值投资理念的重击,如何回避掉这些风险,反思的,恐怕不仅仅是巴菲特。但愿巴菲特的4月抛售如果是为了防止更大回撤发生,亡羊补牢,那么恐慌抛售就有了更好的解释,但愿如此。

      尝读六国世家,窃怪天下之诸侯以五倍之地,十倍之众,发愤西向,以攻击西千里之秦,而不免于灭亡。常为之深思远虑,以为必有可以自安之计。盖未尝不咎其当时之士,虑患之疏,而见利之浅,且不知天下之势也。苏辙的《六国论》分析六国灭亡是在判断大势不明,最后惨遭灭亡的命运。这些历史教训,在股市中,还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