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银行中报罕见集中发布 预判上半年信用卡业绩之艰

  又到了上市公司中期报告发布时间,与往年不同,今年上市银行罕见延迟发布中期报告,特别是本刊关注十八家主要信用卡发卡银行中,多家将发布时间推迟到月底,仅29日一天就集中了十家上市银行,27、28、31日三天又集中了六家。而以前上市银行的年报、中报发布时间相对较为分散,一天最集中发布不会超过五家。这种发布方式,也为本刊发布信用卡业绩中期报告带来极大的难题。

  从银行中报罕见集中发布 预判上半年信用卡业绩之艰

  从中报的延迟并如此集中发布,恐怕只有一个理由,就是上半年受到疫情影响,上市银行的业绩极其“难看”,而信用卡业绩又由于受到“三亲原则”(亲访亲签亲核)的限制,可以说同样也在劫难逃,肯定呈现出断崖式下跌的局面。2020年第一季度末,央行公布的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49亿张,环比仅增长0.32%,几乎处于停摆状态。

  信用卡的营销方式中,虽然线上申请信用卡已经很大程度替代了线下人员直销方式,但是很多银行并没有完全放弃人员直销,在一些中小城市,信用卡的人员直销还具有一定的生存空间,反映出部分银行对信用卡直销业务依然还有所侧重。此次疫情爆发后,让信用卡直销模式遭遇到最大的危机,由此可见,信用卡网络申请的重要性对于信用卡业务的影响已经非常大了,如果没有强大的网络申请系统支持,恐怕上半年信用卡业绩真的成为了“滑铁卢”。

  但是,面对上半年遭遇到疫情这种公共危机,在正视其对信用卡业务的业绩有着很大影响的同时,很多银行也在积极面对这个局面进行创新与变革,特别是在解决信用卡业务的远程面签问题上开始进行有益的尝试,尽管这种尝试目前还没有完全得到监管部门的认可,但是在信用卡业务面临巨大市场困难的条件下,是解决信用卡业务在传统直销中所遇到问题的一种有效手段。

  由于受到全球疫情的冲击,各行各业的经营都遭遇了严重的影响和打击,银行业也无法独善其身,这是客观问题,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也应该成为发卡银行变革的一个重要契机,2003年非典疫情曾对信用卡与支付行业的普及产生过巨大的推动作用,那么2020年的疫情,能否对信用卡业务的某些理念也能推动变革,诸如在风险分级控制的基础上实现信用卡业务“远程面签”,以解决之前“三亲原则”对今天信用卡营销业务流程中的束缚和限制。

  实际上,“三亲原则”是早期为了预防营销信用卡时可能遇到的伪冒申请等风险问题,而制定了“亲见本人、亲见身份证原件、亲见本人签名”的信用卡营销原则,也是信用卡业务首要风险环节。但是随着时代的变化,大数据、人工智能、人脸识别技术被广泛应用,对于用户的信用风险的判断增加了更多的技术手段,而传统的“三亲原则”由于受到线下疫情的影响很难完成,也就从根本上对银行信用卡业务产生直接影响。

  为此,通过此次疫情,监管部门能否顺势而为,改变之前的信用卡营销业务流程中“三亲原则”在实际工作中的一些亟待改进的问题,借鉴央行发布的个人银行“三类账户”方式,将信用卡申请中的远程面签与信用卡的信用额度分级管理,即通过网络远程面签申请信用卡,如果未经线下面签,给予总额度的一定百分比使用,再经线下面签后,开放总额度使用。这样既解决了远程面签对信用卡网络申请的灵活应用,也将风险控制在了一定有效范围内,对于发卡银行和用户无疑是最佳解决方案。

  由于此次全球疫情来势汹汹,对银行业务,特别是对信用卡业务的影响无法回避,但是延迟中报发布并不能够解决实际工作中的问题,相反,如果能从这些暴露出来的问题中,积极寻找解决方案,化不利因素为有利条件,也不枉此次疫情带给我们一次变革的机遇。